學英文, 學英語, 英文教學, 英文家教, 線上英文

首頁 >最新消息
失落的一代想貢獻線上英文都沒機會

長髮飄逸的安娜(Anastasia)大學念的是科學史,畢業至今二年了,一直沒找到工作,仍和爸媽住在一起;不幸的是,開工廠的老爸也失業了,全家靠祖父母接濟過日子。債務危機爆發以來,希臘青年每兩人就有一人失業,目前安娜努力學中文,準備到亞洲來找工作,可惜連買機票的錢都沒有。
希臘統計局六月中旬公布的最新失業率,今年第一季高達二二.六%,其中廿五歲以下青年失業率達五二.七%,創下歐元區最高記錄。走在雅典街頭,建築物上的塗鴉寫著斗大「JOBS」,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紛紛出走,不論去德國、英國、澳洲或亞洲,都比留在希臘好。
一個豔陽高照的午後,廿六歲的安娜來到雅典大學附近一家線上英文咖啡館接受訪談,她說,「金融危機發生後,父親決定關掉工廠,但拖了二年多,政府官僚體系效率太差,還無法辦完手續,工廠早已停工,政府卻要求繳稅,實在太荒謬了。」二年來,安娜遞出無數次履歷表,她想去線上英文服飾店工作,可是老闆嫌她學歷太高了。
廿八歲的巴巴尼歐堤(Babanioti)和廿九歲的希爾多歐(Theodorou)兩人都是線上英文新聞系畢業生,大學畢業迄今五年來,從未有「正式」工作經驗。能夠說流利法文和英文的希爾多歐說,「是有很多實習機會,報社或電視台讓你去實習,他們不用付薪水給你,可是,我們總不能永遠當實習生吧!」巴巴尼歐堤在旁點頭說,「永遠的免費勞工。」
她們兩人對踏出校門後,從未有正式工作機會,還被當免費勞工使用多年,感到失望與憤怒,「什麼是失落的一代?我們就是典型的失落倒霉的代表。」希爾多歐說她申請失業補助,但卻已有三個月未收到補助金,「我受夠了,我考慮離開希臘,到北歐的丹麥,或南半球的澳洲,離開愈遠愈好。」。
許多剛畢業的年輕人憂愁找不到工作,但已有工作卻領不到薪水的人更慘。雅典大學語文中心教師文莉說,有一次學生走進教室,突然情緒失控大哭。原來她被「留職停薪」半年了,老闆以這種方式規避三個月的遣散費。如此一來,她不但領不到遣散費,也領不到失業津貼。文莉說,這段期間很多人被「留職停薪」,員工想提告,但法院已有太多案件在排隊,告也沒用。
學法文的卡拉曼尼斯(Karamanlis)說,她很希望到小學教書,但是這兒法文老師供過於求,一直沒有空缺。為了找到更好的機會,她開始學中文。景氣這麼差,她已經減少開支,且想盡辦法存一點錢。她說,「每次選舉我都有投票,但我不相信這些政客,也不認為選後會有太大的改變。如果線上英文從失望變成絕望,那我就會離開這個國家了。」
在景氣好的年代,希臘年輕人對未來總是充滿希望,如今國家被貪腐政客搞到破產,年輕人對未來充滿了恐懼。一名被政府部門「留職停薪」的希臘青年忿怒地說,「我想對國家有貢獻,但他們連機會都不給,我只好選擇出走。」